埃萊奧諾拉·馬達萊娜·貢扎加

編輯 鎖定 討論999
埃萊奧諾拉·馬達萊娜·貢扎加(意大利語:Eleonora Maddalena Gonzaga;德語:Eleonora Magdalena Gonzaga;1630年11月18日-1686年12月6日)來自貢扎加家族訥韋爾分支,通過與神圣羅馬帝國皇帝斐迪南三世的婚姻成為神圣羅馬帝國皇后、德意志王后、匈牙利王后和波希米亞王后。綽號“年輕者(Jüngere)”,以區分與其同名的姑祖母埃萊奧諾拉·貢扎加 [1] 
中文名
埃萊奧諾拉·馬達萊娜·貢扎加
外文名
意大利語:Eleonora Maddalena Gonzaga;德語:Eleonora Magdalena Gonzaga
出生日期
1630年11月18日
逝世日期
1686年12月6日

埃萊奧諾拉·馬達萊娜·貢扎加人物生平

編輯

埃萊奧諾拉·馬達萊娜·貢扎加早年經歷

埃萊奧諾拉·馬達萊娜·貢扎加于1630年11月18日在曼圖亞出生, [2]  是訥韋爾公爵卡洛·貢扎加(曼圖亞公國繼承人)和瑪麗亞·貢扎加(蒙費拉公國繼承人)的女兒。她的父母是遠房堂親。她的祖父母是曼圖亞公爵卡洛一世·貢扎加和凱瑟琳·德·馬耶訥,她的外祖父母是曼圖亞公爵弗朗切斯科四世·貢扎加和薩伏依的瑪格麗塔。她的名字是以其姑祖母兼教母,神圣羅馬帝國皇后埃萊奧諾拉·貢扎加的名字命名的。埃萊奧諾拉父母的婚姻是為了在貢扎加家族主支斷絕后加強該家族的訥韋爾分支對曼圖亞和蒙費拉公國的宣稱權。 [1] 
訥韋爾公爵是法國的封臣,他不得不面對來自瓜斯塔拉公爵費蘭特二世·貢扎加的競爭,后者獲得了圣神羅馬皇帝斐迪南二世、西班牙國王腓力四世和薩伏依公爵卡洛·埃馬努埃萊一世的支持,曼圖亞繼承戰爭由此爆發。當時的埃萊奧諾拉還是個幼兒,她隨父母和兄長卡洛離開了曼圖亞,但在《凱拉斯科條約》(1631年6月19日)簽署后,一行人又得以返回。該條約承認了訥韋爾公爵對曼圖亞公國(他是與貢扎加家族已經斷絕的主支血緣關系最近的男性親屬)和蒙費拉公國(由于他迎娶了貢扎加家族主支的最后一個幸存后代,蒙費拉公國的女繼承人瑪麗亞·貢扎加,自從貢扎加家族通過曼圖亞公爵費德里科二世·貢扎加和瑪格麗塔·帕萊奧洛加的婚姻獲得了蒙費拉后,女性便擁有蒙費拉的確定繼承權)的繼承權。然而,埃萊奧諾拉的父親卻在一個月后(1631年8月30日)因肺結核去世。 [3]  [1] 
在此期間,埃萊奧諾拉一直和母親居住在圣奧索拉教堂內直到1637年。當其祖父去世后,埃萊奧諾拉的哥哥在母親的攝政下成為了新任曼圖亞和蒙費拉公爵。埃萊奧諾拉接受過良好的教育,她精通法語、西班牙語和意大利語,精通文學、音樂和藝術,擅長舞蹈和刺繡。早在青春期,埃萊奧諾拉就顯露出作詩的天賦,這在她創作的哲理詩和宗教詩中得以體現。 [1]  [3] 

埃萊奧諾拉·馬達萊娜·貢扎加婚姻談判

埃萊奧諾拉的婚姻是由與她同名的姑祖母,神圣羅馬帝國皇太后埃萊奧諾拉·貢扎加安排的,皇太后與埃萊奧諾拉的母親保持著親密的關系,并且是埃萊奧諾拉當選神圣羅馬帝國皇帝斐迪南三世的妻子的主要支持者。在此之前,皇太后還曾于1649年安排埃萊奧諾拉的哥哥卡洛與來自哈布斯堡家族蒂羅爾分支的伊莎貝拉·克拉拉女大公結婚。在婚姻談判中,皇帝提出了以下幾個條件:首先,曼圖亞公國必須忠實于神圣羅馬帝國的利益;其次,埃萊奧諾拉可以保留對蒙費拉公國的繼承權;最后,女方要提供40萬塔勒的嫁妝。卡洛公爵接受了皇帝的要求,但前提是,曼圖亞只有在與神圣羅馬帝國聯盟不會傷及自身利益的情況下才會對帝國保持忠誠,而且,新娘的嫁妝將在未來幾年內分期支付。 [1]  [4] 
1650年3月2日,帝國大使約翰·馬克西米利安·馮·蘭貝格伯爵代表皇帝與埃萊奧諾拉在圣芭芭拉教堂舉行了代理婚禮。慶祝活動一直持續到3月22日,當時埃萊奧諾拉在一些親戚的陪同下從曼圖亞啟程前往維也納。埃萊奧諾拉在奧地利的菲拉赫告別了親人,隨后,她在皇太后的陪同下繼續前往維也納新城,1651年4月30日,埃萊奧諾拉與神圣羅馬皇帝斐迪南三世在此地舉行正式婚禮。儀式結束后,皇帝將祖傳珠寶和價值5萬弗羅林的禮物送給了埃萊奧諾拉。對斐迪南三世而言,這已經是他第三次結婚,他與前兩任妻子都有孩子。盡管年齡懸殊,但夫婦二人婚姻幸福。年輕的皇后憑借自己活潑可愛的性格贏得了所有皇室成員的好感。她與所有的繼子女都建立了友好的關系。埃萊奧諾拉和皇帝一起出席宗教活動和世俗儀式。夫妻倆的虔誠并沒有阻止他們資助文學和音樂活動,比如去劇院看戲或狩獵,這些都是皇后酷愛的活動之一。在弗蘭斯·盧伊克斯的畫作中,埃萊奧諾拉便是以古代狩獵女神戴安娜的形象出現。 [1]  [4] 

埃萊奧諾拉·馬達萊娜·貢扎加皇后生涯

埃萊奧諾拉為人文雅。她和丈夫一起創辦了文學院,盡管夫婦二人都是虔誠的天主教徒,但他們并不會歧視登記入學的新教徒。皇后總是待在文人雅士的社交圈內,并鼓勵科學事業的發展。在她抵達維也納后,意大利的影響力逐漸增加,她的母語在德意志貴族中得到了最廣泛的使用,眾多意大利的貴族和神職人員擔任要職。多虧了她,意大利時尚也開始風靡宮廷。意大利文化的巨大影響力也在當地的文學、音樂、戲劇、建筑和繪畫中留下了痕跡。
自兩人結婚以來,埃萊奧諾拉便在丈夫訪問神圣羅馬帝國期間陪伴左右。在1652年至1654年的帝國議會期間,埃萊奧諾拉陪同丈夫待在雷根斯堡。當其丈夫忙于公共事務時,埃萊奧諾拉便負責組織慶典。1653年8月4日,埃萊奧諾拉在雷根斯堡主教座堂被加冕為神圣羅馬皇后;1655年,她被加冕為匈牙利王后;并于1656年9月11日被加冕為波希米亞王后。1657年4月,埃萊奧諾拉成為了寡婦,一年后,她唯一的兒子也去世了。 [1]  [3]  [4] 

埃萊奧諾拉·馬達萊娜·貢扎加孀居生活

斐迪南三世的弟弟利奧波德·威廉大公想要娶受其兄長臣民尊敬的埃萊奧諾拉為妻,以加強其作為帝位候選人的地位。然而,埃萊奧諾拉卻竭盡全力確保其繼子利奧波德一世當選為新任神圣羅馬皇帝。根據斐迪南三世的遺囑,埃萊奧諾拉獲得了所有孩子的監護權。她孀居時期的津貼由格拉茨林茨這兩座城市提供,他們決定每年為皇太后提供20萬弗羅林的撫恤金,后來這筆錢增加到每年23萬。埃萊奧諾拉在特蕾西亞學校、美泉宮和拉克森堡城堡避暑,后兩座宮殿是她從已故皇太后埃萊奧諾拉·貢扎加處獲得的。在埃萊奧諾拉的監督下,霍夫堡皇宮進行了擴建,但不幸遭遇火災,之后又再度重建。 [1]  [3] 
皇太后的小宮廷也是政治家和外交官的聚會場所。大臣洛布科維奇親王瓦茨拉夫·尤西比厄斯·弗朗齊歇克、大使洛倫佐·馬加洛蒂和將領拉依蒙多·蒙特庫科利都是她那里的常客。人們曾一度認為埃萊奧諾拉會改嫁給波蘭國王揚·卡齊米日,但這段婚事從未實現。利奧波德一世很敬重埃萊奧諾拉,皇帝在許多政事和私事上都會與繼母商討。皇太后與繼子的第一任妻子西班牙的瑪格麗特·特蕾莎建立了良好的關系。但她和皇帝的第二任妻子奧地利的克勞迪婭·費利齊塔斯卻關系緊張,不過,由于克勞迪婭·費利齊塔斯早逝,因此這段緊張的關系也沒有持續太久。埃萊奧諾拉與皇帝的第三任也是最后一任妻子諾伊堡的埃萊奧諾雷·瑪格達萊妮·特蕾澤關系友好,她能成為皇帝的妻子也是多虧了皇太后的支持。 [1]  [3] 
埃萊奧諾拉只有在維護家族利益的情況下才從會插手政治事務。1669年,埃萊奧諾拉不得不解決維也納宮廷與羅馬教廷之間的沖突,這是因為教宗在任命紅衣主教時沒有選擇皇帝提議的任何人選。之后,利奧波德便向繼母求助,希望通過她的斡旋能解決這一危機。1671年,埃萊奧諾拉安排侄子曼圖亞和蒙費拉公爵費迪南多·卡洛·貢扎加和貢扎加家族瓜斯塔拉分支的女繼承人安娜·伊莎貝拉·貢扎加結婚,以聯合貢扎加家族的兩個敵對分支。她還試圖讓洛林公爵夏爾五世·德·洛林(其長女的追求者,后來成為她長女的第二任丈夫)當選波蘭國王,但他在1674年被揚三世·索別斯基擊敗。 [1] 

埃萊奧諾拉·馬達萊娜·貢扎加逝世

除了政治活動外,埃萊奧諾拉將大部分的時間都花在慈善和宗教事業上。1680年,她邀請著名的傳教士兼傳道者,嘉布遣會托缽修會修士馬科·德·阿維亞諾到林茨。她還向詩人兼畫家約翰·格奧爾·西登布施提供資助。她在維也納專門為耶穌會修建了一座外表是巴洛克風格的安霍夫教堂。赤足加爾默羅修會也受到了埃萊奧諾拉的特殊照顧,她也幫助他們在維也納新城修建了一所修道院。為了提高女孩的受教育水平,埃萊奧諾拉于1663年邀請烏爾蘇拉會到維也納,他們也在維也納修建了一個包括修道院、教堂和學校在內的建筑群。她還設立了兩個女性榮譽勛章,分別是1662年創立的技藝精湛勛章(Sklavinnen der Tugend)和1668年創立的十字星勛章(Sternkreuzorden)。埃萊奧諾拉的晚年被1679年的瘟疫的流行和1683年大土耳其戰爭的爆發蒙上了一層陰影,盡管帝國在戰爭中獲勝,但卻對皇太后的財產造成了嚴重的物資損失。在這兩場災難中,埃萊奧諾拉都不得不逃離維也納,第一次她逃至布拉格和林茨,第二次則逃往林茨和因斯布魯克。1686年12月6日,埃萊奧諾拉在維也納去世,她被安葬在皇室墓穴中。 [1]  [3] 

埃萊奧諾拉·馬達萊娜·貢扎加家庭成員

編輯
埃萊奧諾拉與斐迪南三世育有四名子女,其中兩名活至成年 [1] 
  • 特蕾西亞·瑪麗亞·約瑟法(1652年3月27日-1653年7月26日)
  • 埃萊奧諾雷·瑪麗亞·約瑟法(1653年5月21日-1697年12月17日)先于波蘭國王米哈烏結婚,無后代,后改嫁洛林公爵夏爾五世·德·洛林,有后代。
  • 瑪麗亞·安娜·約瑟法(1654年12月30日-1689年4月4日)與普法爾茨選帝侯約翰·威廉結婚,無后代。
  • 斐迪南·約瑟夫·阿洛伊斯(1657年2月11日-1658年6月16日) [1] 
參考資料
  • 1.    BDI staff (1993). "Eleonora Gonzaga Nevers, imperatrice". Dizionario Biografico degli Italiani (Biographical Dictionary of Italians) (in Italian)
  • 2.    Jirí Louda,Michael MacLagan.Lines of Succession: Heraldry of the Royal Families of Europe (2nd ed.).London:Little, Brown and Company,1999
  • 3.    Bettina Braun,Katrin Keller,Matthias Schnettger.Nur die Frau des Kaisers?: Kaiserinnen in der Frühen Neuzeit:B?hlau Verlag Wien,2016
  • 4.    Mark Hengerer.Kaiser Ferdinand III. (1608–1657), Eine Biographie.Vienna:B?hlau,2012